郵寄香港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無名的裘德

核心提示: 《無名的裘德》(1895)是托馬斯·哈代最後一部長篇小説,自此以後,哈代轉向詩歌創作,《裘德》也被認為是他小説的“天鵝絕唱”。哈代自稱要在書中寫出“靈與肉的生死搏鬥”,以悲愴的筆調敍述了鄉村青年裘德一生的而悲劇。

無名的裘德

托馬斯·哈代 著 

內容簡介

《無名的裘德》(1895)是托馬斯·哈代最後一部長篇小説,自此以後,哈代轉向詩歌創作,《裘德》也被認為是他小説的“天鵝絕唱”。哈代自稱要在書中寫出“靈與肉的生死搏鬥”,以悲愴的筆調敍述了鄉村青年裘德一生的而悲劇。裘德貧困孤苦而又多愁善感,他在艱苦勞作之餘,摸索自學,排除重重障礙,來到他視為知識聖地的基督寺(影射牛津),但卻只能以石匠之身被拒之於大學門外,壯志未酬而身先死。女主人公淑聰穎美貌,是繼承父業的聖像工藝師和受過師範教育的青年女性,其思想言行更體現了當時英國早已萌動的女權運動,而在氣質上比裘德多一番接受新思潮的敏鋭激進。裘德與淑作為自我奮鬥的男女青年,受當時社會條件制約,付出了高昂而又慘痛的代價,但終難施展抱負。《無名的裘德》堪稱哈代最具社會批判力度的長篇;這一對失敗者的生存奮爭和精神追求,是英國十九世紀後半葉鄉村教育普及後有知識的一代青年勞動者要求改變自身地位的圖影。

編輯推薦

◎  作品看點

★ 胡適、錢鍾書青睞的翻譯家張谷若譯“哈代三書”,外國文學愛好者心目中的“理想藏書”,英語文學中譯的三顆明珠,翻譯家們研磨學習的盛譽範本——張谷若青年時代以成功譯介哈代《還鄉》一舉成名,繼而受胡適委託翻譯《德伯家的苔絲》,受到錢鍾書等大家的一致讚賞,數十年來以譯文忠實精雅、註釋詳盡深入而享有盛譽:“讀哈代,就讀張谷若的譯本。”

★“英國小説家中最偉大的悲劇作家”“英國小説家中的莎士比亞”——“哈代所給予我們的,不是關於某時某地生活的寫照。這是世界和人類的命運展現在一種強烈的想象力、一種深刻的詩意的天才和一顆温柔而仁慈的心靈面前時所顯示出來的幻象”。(弗吉尼亞·伍爾夫)

★ 接通當下經驗、值得一再重讀的大師經典——哈代“所展現出的視野與洞察是與我們同時代的”(哈羅德·布魯姆),猶如一陣恆久吹拂的強風,古老的經驗裹挾着複雜的情感、開闊的風光、豐沛的詩意、深刻的悲憫,一直吹向我們今日今時的生活。

★ 封面採用日本進口高端蒙特利卡彩紙,整版燙金,定製細絲帶,為傳世名著打造精裝典藏版本。

◎  評論推薦

★“他沒有簡·奧斯丁的完美、梅瑞狄斯的機智、薩克雷的廣博或托爾斯泰驚人的智力……他的光芒並不直接照射到人物的心坎上。它超越了心靈,向外投射到黑暗的荒原和在暴風雨中搖晃的樹木上。”——弗吉尼亞·伍爾夫

★“我們擺脱了生活強加上去的羈絆和渺小之感。我們的想象力被擴展了、提高了;我們的幽默感在笑聲中痛快地發泄了;我們深深地吮吸了大地之美。同時,我們被帶進了一位悲傷、沉思的精靈的陰影中,甚至當它在最悲傷的心情中用一種莊嚴的正義感折磨着自己,甚至在它最激動憤怒之時,它也不會喪失對於正在遭難受苦的男男女女、芸芸眾生的深摯的愛。因此,哈代所給予我們的,不是關於某時某地生活的寫照。這是世界和人類的命運展現在一種強烈的想象力、一種深刻的詩意的天才和一顆温柔而仁慈的心靈面前時所顯示出來的幻象。” ——弗吉尼亞·伍爾夫

★ “這是哈代和其他偉大作家所共有的品質……在那些微小的情節背後,隱藏着絕妙的、深不可測的故事。”——D. H. 勞倫斯

★ “哈代致力於深刻表達[大自然]具有諷刺意味的混亂,以及對於人類的異常冷漠乃至敵意。”——亞歷山大·索魯

★ “哈代這部小説[《德伯家的苔絲》]被證實預言了一種敏感性,這種敏感性在1891年尚未完全浮出水面。近一個世紀後的今天,這本書在某些時刻所展現出的視野和洞察是與我們同時代的。”——哈羅德•布魯姆

★ “在哈代宇宙的偶然性當中,我們可以認識到籠罩生命的黑暗的深刻真相,這種黑暗既存在於靈魂內部,也存在於靈魂外部。”——多蘿西·範根特

★“譯筆極好,讀得我痛哭流涕。”——錢鍾書

來源:理想國











相關閲讀
關鍵詞: 哈代 裘德 張谷若